热气腾腾的感动

在单位,每日去食堂吃饭时,我都要坐到草坪旁边,看几个姑娘踩着高跟鞋从草坪中间的石板路上走过,倒不是因为我爱看漂亮姑娘,而是缘于我对石板路的喜爱。 本来那草坪只是绿茵茵的一片,后来,不知谁铺上去几块水泥...

去吃酒席,席上所见,让我真切感受到教养的力量。 酒席设在包间内,光线不好,虽是中午,也得开灯。开席前,大家谈天说地,气氛热烈。突然,灯灭了,包间内一片黑暗。停电了吗?众人正诧异,灯却又亮了。大家这才看...

我总认为,做饭是一种生活态度。 首先,要摒弃“凑合”。常听人说:“懒得做,凑合吃吃算了。”“别麻烦了,凑合吃点就行。” 不行。我...

今年九月,我加入了高中同学微信群。 阔别三十多年的同学,生活在不同的地方,有才华横溢事业有成的,有投资有方商海弄潮的,也有固守田园风光难舍故乡的……哪怕是相互之间曾经有些磕...

那年二月,我的母亲,一个将我从乡村送进城市的老人,在一个寒风凛冽的清晨,终于承受不了岁月的摧残,走完了她九十四年的人生旅程。 母亲走后,时光仿佛按了快进键,我突然变得和母亲的年龄很接近了。我开始有了一...

我喜欢吃水煮鱼的情结,源于母亲精湛的厨艺。 小时候,一见到母亲做水煮鱼,我便垂涎欲滴。守在灶台边寸步不离,对小伙伴们的呼唤置之不理。所以,我曾怀疑自己是属猫的。 家里来了客人,水煮鱼是必不可少的一道菜...

今年二月,我的母亲,一个将我从乡村送进城市的老人,在一个寒风凛冽的清晨,终于承受不了岁月的摧残,走完了她九十四年的人生旅程。 入葬那天,天空怱然飘起入春以来的第一场大雪,强劲的西北风搅得棉絮般的雪花恣...

看到这个标题,你可能会疑惑。那个年代,长沙哪里来的酒吧啰? 那年我大约五岁,紧紧抓住父亲的衣角,到了记忆中的第一个酒吧。 姚家巷子里的邓家铺子,那是个卖南货、杂货的小店。不大的店面,有个三尺见方的小柜...

我喜欢安静。 一个人,安静地走着,安静地看着,安静地听着,安静地想着。听不到路人说话的声音,听不到汽车的鸣叫,在安静中涤掉心中的躁,于安静中觅得闲适安逸,让我接近最本真的自己。 不愿意再走下去,静静地...

不知是哪一天,也不知是在哪一年,生物钟不像以前那样准了,节奏也慢了许多,姿态也是收的,像暮色轻笼之下的睡莲,一瓣一瓣地收回盛开的花瓣;无谓的期盼渐渐地少了,更在意过好每一个今天,哪怕素色,哪怕无惊无险...

div>
关闭 X